轉載文章已被本站追蹤,公開轉載請註明網址出處,否則會追究喔。 https://0800happy.com/archives/2835

2017年10月19日 星期四

【DC世界二創】00.你我的小旅行-主線

【Warning】👉角色性格可能OOC有,與漫畫世界觀有所不同請見諒:3

圖文:AHen DA(

可搭配 番外-那個蒼白的男人 觀看


======





























======

落日的降臨帶給哥譚市另一個夜晚,夜風吹過一棟位於鬧區的大樓頂端,從遠處可見上頭依稀晃動著一個人影。


「♫♪ 一個歪歪扭扭的男人,走著歪歪扭扭的路 ♫♪ (There was a crooked man, and he walked a crooked mile.)」

「♫♪ 他的手上拿著歪歪扭扭的六便士,踏上歪歪扭扭的階梯 ♫♪ (He found a crooked sixpence against a crooked stile.)」

嘴裡哼著自己獨有的曲調、Joker的行頭穿著顯眼的紫色西裝、橙黃色襯衫、打著墨綠色的蝴蝶結,慘白的臉上仍然擦的象徵性的鮮紅色口紅,他站在高樓的邊緣、纖細高挑的身材使他看起來隨時都會被強風給吹落下去,但他似乎不害怕是自己是否會因為這樣失足摔落,像在玩跳房子一樣的在邊緣快速跳走,以誇張的姿勢維持平衡。

他繼續唱著:「♫♪ 他買了隻歪歪扭扭的貓咪,而貓咪抓了知歪歪扭扭的老鼠,哈哈!♫♪ (He bought a crooked cat, which caught a crooked mouse.)」

在他腳邊有一群面帶恐懼的男女,當中有老有少、每個人都被繩子給緊緊的綁了起來,手中握著一顆顆被拉開保險栓的手榴彈、上頭用顏料塗成了好幾張笑臉塗鴉。

「♫♪ 最後他們一起住在那間歪歪扭扭的房子 ♫♪ (And they all lived together in a little crooked house)……嘿!這是個皆大歡喜的結局,你們不笑一個嗎?或許我也可以把你們弄的歪歪扭扭的來給那個蝙蝠一個驚喜!」他笑臉迎人的對著底下恐懼的人質們,然後Joker才看了眼對街高樓的大時鐘,時間指在晚間的十點二十分、對於蝙蝠俠的遲到,他開始顯得相當焦躁不耐煩,因為他已經多給了那隻黑色大飛鼠二十分鐘前來逞英雄的時間、但他現在卻連個鬼影子都沒看見。

要知道,Joker是用多麼大的努力才壓制住瞬間炸掉所有人的想法,因為那樣就太無聊了、一下就結束也享受不了什麼。

「噢、拜託,這已經第五天了耶!」Joker晃著他那頭綠色的腦袋在高樓邊緣來回走動,他這幾天費盡心思的計畫再度為哥譚帶來無比的驚喜、讓歡笑聲充滿整個城市、尤其是那個蝙蝠俠,他甚至為此從阿卡漢療養院再次脫逃,還特別為他準備了超級大的咕咕鐘、結果幾天下來接連落空:「不會是他沒有看見我的預告吧?」

「該死,那這樣我又得重新計畫一切了。」Joker跳下了欄邊一邊無視了腳邊驚恐的人質,他邊走離開現場邊扔下了一顆冒著煙的同款式塗鴉手榴彈、綠色的煙霧快速的從裡頭噴發出來,看來手榴彈不過是個幌子。

最後Joker頂著充滿無趣的表情離開了頂樓,將背後一片崩潰的大笑聲留在生滿鐵銹的門後。

隔天早上、報紙頭條刊登了兩則新聞,一個是鬧區大樓頂層被保安人員發現一群被Joker綁架的男女老少吸入的小丑笑氣,送醫後無大礙、沒人傷亡,大家都在問蝙蝠俠到底在哪裡,而另外一則重點頭條是前幾天從阿卡漢療養院脫逃的Joker,今天早上自己出現在阿卡漢的大門自願被關回去的消息。

Joker隨意讓周圍對自己氣的牙癢癢的守衛,五花大綁捆回去阿卡漢療養院的最底層、也就是他的專屬獨囚牢房,每次回來他都會覺得像回到了家一樣的放輕鬆,而此時的他那顆充滿渾沌的腦袋瓜滿滿的在想著下一次的新計畫。

「是不是這次的遊戲太無聊了,Batsy(小蝙蝠)不領情呢?」Joker故作受傷的表情跟著一群圍住的守衛搭電梯:「噢、我現在是個傷心的小丑。」

「閉嘴,小丑。」其中一個守衛忍不下去,他警告性的提著步槍頂了一下Joker。

「嘿!萊斯利、聽說你的老婆要生了吧?」Joker並沒有收斂,反而更加激起守衛的怒火:「你還不回去照顧她嗎?說不定我放了個驚喜在那家醫院裡、哈哈!」

叫做萊斯利的守衛忍不住動手揍了Joker一拳,馬上就被旁邊的同僚給拉制住、在一片叫罵與拉扯下終於到了阿卡漢的最底層,守衛隊長與其他守衛早就等候多時了,大家同樣身上都掛了彩、似乎是前幾天Joker逃脫時所留下的傷。

「你可終於死回來了,我被你殺的兩個手下的帳還沒算清呢。」守衛隊長看了眼被推著走,兩上掛著兩條鼻血的Joker、其他人則是死瞪著他,恨不得把他殺死一樣:「所以呢,這次蝙蝠俠又立了功嗎?你這種人一天不死、也只會殘害其他人而已……」

「噢不,親愛的隊長大人、今天是我自己回來的。」Joker歪著唯一可以動的腦袋回應,然後看著其他人驚訝的表情:「如果你知道蝙蝠俠跑去哪裡閒晃了,我或許下次出去的時候可以帶點禮物回來給你,哈哈哈。」

「你想的美,進來就別想著要再給我出去了。」守衛隊長絲毫不感興趣:「把這個怪胎給我扔進去。」

很快的Joker被壓關回去自己的牢房,隔著強化玻璃看著外面、因為他脫逃表現不好,所以這幾天大概都得穿著拘束衣過生活,他是無所謂啦、因為這種東西依照自己的經驗很快就可以解開了。

Joker繼續在自己的牢房裡渡步,他邊碎碎念邊思考:「蝙蝠俠怎麼可能沒有看見我的預告呢、還是因為這次遊戲難度太高他放棄了?不不不、以他那長著尖耳朵的聰明小腦袋是不可能不會發現線索的……」

「而且,他才不會放棄呢、他總是追著我留下的線索跑!嘿、我就喜歡他這樣,哈哈哈。」Joker突然在牢房大叫引起了守衛的關注,而他也繼續自言自語:「偶爾我也會想贏的嘛、跟蝙蝠俠玩每次都是我輸……輸到都快無聊死了!」

Joker跳坐到他的單人床上頭躺下,然後閉上眼睛:「好的、Batsy,你最好不是要給我引退消失了,我一定會把你逼出來的、你不能扔下我獨自一個人玩遊戲,再說我可是個表演者、沒有忠實觀眾我是要表演給誰看啦。」

「而且我也只想跟你說話。」

一直以來從他認識蝙蝠俠開始,每件事情的開端都有一個節奏,他製造大麻煩、蝙蝠俠出現收拾麻煩,然後他們繼續嘻嘻哈哈的打個你死我活,然後一切再重新來過一遍,就好像整個遊戲一直重複玩好幾次,兩邊都不會覺得膩一樣。

沒有你的話生活會有多無聊呢,我們需要彼此、世界上沒有人比我更了解你,也沒有人比你更了解我。

***

一個禮拜後,Joker又從阿卡漢逃走了、這次他搞了個大爆炸死了好幾個守衛,並且留下一個目擊證人,哥譚警方對那位證人秘密採取特別保護措施、並且帶回警局做配合調查、吉姆局長對於蝙蝠俠的下落也沒有概念,光是最開始的那幾天Joker的行為是最過分的,頭一開始三天就死了將近十五個人,當中有罪犯、有黑幫,也有一般平民。

警局屋頂那盞蝙蝠燈打了半天也沒看見半隻蝙蝠飛來,蝙蝠俠已經消失在哥譚市快要一個禮拜了,不免讓人想像這位傳奇義警是不是想退休不幹了,要不就是他遇到了大麻煩。

警方在阿卡漢的牢房採證,Joker並沒有留下任何證據給警方,只知道他竟然用了洗髮精還有肥皂、裡頭再滲入一些早午晚餐的食物跟一點火花就調配出了小型的炸彈,還是個麵包炸彈、原理可能是發酵還是甚麼的,警方到的時候就有一塊全黑的物質被塞在強化玻璃的氣孔上面,經過檢驗發現主體是塊很硬的乾葡萄麵包。

「你到底去哪了,老朋友。」吉姆看著局長室的窗外,今夜感覺特別漫長。

在哥譚市的某個小角落,一棟位於電車與陸橋下方的破舊倉庫、對於某個犯罪王子來說也是相當漫長的夜晚,他剛才才回到這個曾經被他拋棄過的窩藏處。

看來哈莉趁他不在的時候替他打理得很好,裡頭塞滿了喜歡跟不喜歡的東西各一半,他的頭頂上甚至還有好幾把插在天花板上的小刀。

脫掉了穿起來一直很不舒服的病院服、Joker赤裸著蒼白的皮膚在倉庫裡到處翻找,他不耐煩大喊著:「哈莉!我回來了、我的衣服呢?」

「噢噢我的天哪,J先生!」哈莉一聽見叫喚便倉促的從倉庫的另外一間房間跑出來,臉上滿是餅乾屑屑、女孩的手上抱著替Joker清洗乾淨的紫色西裝與西裝褲還有襯衫,這些原本已經被阿卡漢的人員給沒收了起來、最近一直沒有被抓到的哈莉則是摸進去替Joker收好。

「甜心,你今天逃出來的嗎、我就知道我的布丁會為了找他的哈莉一再逃出來。」哈莉一見到Joker便撲了上去親了一下,手指親暱的滑過了男人慘白的胸膛:「有沒有想著哈莉呢,J先生?」

「有啦有啦隨便……」Joker一邊一如往常的無視哈莉,一邊穿上衣服、他看著鏡子細心的調整蝴蝶結:「我叫妳做的事情做了沒有?」

「有喔,哈莉很努力的到處搞破壞、那些笨警察根本抓不到我!」哈莉邊驕傲的說著邊小跳步拿出搶來的戰利品跟她的J先生炫耀:「你看J先生,我還幫你帶了禮物、是鑽石喔!別人總是說鑽石值永遠……咦?還是鑽石丟遠遠?」

Joker一把推開哈莉猛靠近的臉頰,他對於哈莉帶回來的鑽石一點興趣都沒有,即使看起來還真的有那麼點大顆、估計不知道是哪間博物館的收藏:「我要妳做的事情,不是要妳偷甚麼笨石頭回來丟妳懂嗎?」

Joker一個跨步一手把哈莉重重的推到牆邊,女孩吃痛的尖叫一下、可惜Joker並不懂的憐香惜玉,他更是施加了壓力、笑著的臉上充滿了殺意:「我的意思是,蝙蝠俠有沒有被妳引出來?」

「我……我、我發誓、J先生,我真的很努力搞破壞了、我砸破了好多店家,甚至在街道上到處散播歡笑,可是我都沒有看見那個臭蝙蝠俠、是真的!只有一些笨警察跑過來、都抓不到哈莉!」發抖著聲音,哈莉瑟瑟的縮在Joker的身下,雙眼無辜的看著男人:「可是布丁,蝙蝠俠不在不是很好嗎?你想想、整個哥譚市就只有J先生稱王了,哈莉也會一直在旁邊守護著心愛的布丁的……」

「別叫我布丁,妳還不懂嗎、你講了特級好笑的笑話結果卻沒有任何觀眾,那講笑話有甚麼意義?」Joker甩開了哈莉讓女孩跌坐在地上,他走了開來:「我精心計畫一個有品格的犯罪,卻沒有蝙蝠俠在場當觀眾、就沒有任何意義了。」

Joker顯得有些失落的坐在他破舊的沙發上,就沒有再多理會坐在地上仍然不理解狀況的哈莉。

「噢、別這麼不開心啦,我的小布丁、看看你都不說笑話了……」哈莉仍然站了起來拍拍屁股上的灰塵,趕緊過去抱住Joker給予安撫:「說不定蝙蝠俠跟我們玩累了跑去休假啦、我也覺得我們可以趁機渡個蜜月甚麼的,你覺得呢J先生?」

「……休假?」Joker猛然被點醒,他突然站了起來、綠色腦袋和哈莉的下巴剛好相撞,女孩痛得蹲在地上發不出聲音:「噢、哈莉,我的甜心、我的小南瓜,妳真是個天才!」

「我是嗎?」哈莉顯得有點疑惑,不過看Joker恢復精神也沒有多說甚麼便順著他的意。

「當然是了,快想想、如果我是一個穿著飛鼠裝晚上到處亂跑的瘋子,我會跑去哪裡度假!」Joker誇張的思考了一下,並且用手指敲著額頭:「肯定會找個很清靜的地方、來讓我混沌的小腦袋瓜冷靜冷靜,像蝙蝠俠那種神經病肯定會需要好山好水的地方來安撫他那充滿大義的心靈!」

「哈莉!去把我的地球儀還有觀光雜誌都給我拿過來!」Joker踩在破舊的沙發上發號施令,那畫面頗像拿破倫經典名畫的英姿。

而哈莉愣了愣趕緊手忙腳亂的翻找垃圾堆與許多戰力品堆積而成的山:「布丁、那個地球儀我們兩個一起在上面塗鴉好幾次了耶,還能用嗎?」很快的她找到了沾滿塗鴉的地球儀以及不曉得過期幾年的觀光雜誌。

Joker搶過了舊雜誌翻了翻,哈莉把地球儀放在旁邊的木箱上、自己也蹭過去跟著看,然後發出開心的聲音喊著想要去看巴黎鐵塔、雪梨歌劇院、或是爬上喜馬拉雅山頂插一根小丑的旗子,但此時此刻她最開心的是小丑又回來了、她抱著他,不管對方想要去哪都好,只要能夠在一起。

Joker不耐煩的頂開了哈莉的擁抱、他闔上雜誌後扔開:「不對不對、這些地方都不對!」

「可是布丁、你不覺夏威夷也挺好的嗎?」哈莉接住了雜誌、翻開了其中一頁:「我們如果在他們燃燒起來的草裙之間共舞會有多浪漫啊。」

既然哈莉提起了也讓Joker忍不住想像了一下,舒服的陽光、埋著地雷的沙灘、雞尾酒,歡笑的人群、燃燒起來的草裙舞者、手裡攬著穿著泳裝的哈莉性感而遙迢,旁邊的烤架上綁著蝙蝠俠,天哪、這真是完美。

「噢、哈莉,我的甜心、雖然妳的主意不錯,讓我忍不住有點心動的想發笑……等等、這是哪?」Joker用手攬住哈莉的腰際,並且撫摸那柔軟而細緻的臉龐、弄的哈莉發出開心的尖笑,直到Joker的眼睛再次停到哈莉翻到的其中一頁後便放手搶過雜誌看,女孩直接用背與地板做親密接觸、哀嚎了一聲。

「亞洲區嗎,這很有趣。」Joker摸了摸下巴思考、他在想那隻蝙蝠去那度假的可能性。

哈莉摸了摸吃痛的後腦杓、看到Joker翻到日本東京迪士尼的時候興奮得大叫:「布丁、我們去東京,我想看米老鼠!」

「好嘛、我們一起去,就算在那裡找不到臭蝙蝠俠、我們也可以當作休假啊,我覺得我可憐的J先生也需要好好放鬆一下、想想,如果米老鼠不能逗我們笑、那就讓我們給他見識看看什麼才叫好笑。」哈莉幾乎整個人都黏在Joker身上、女性的手指在男人的胸膛畫圈,她靠過去細語:「好嘛、就我們倆。」

「……好吧,反正總是在哥譚散播歡樂也沒有觀眾、換換地方我心情或許會好一點。」他答應了哈莉的請求、轉了一圈被放置的地球儀,最後手指在日本後拿奇異筆在上頭畫上笑臉。

***

突然感到一陣冷風颳過後頸、布魯斯移開了拿來遮擋太陽的書,在難得的日子裡睡了一場安穩的午覺,他正位於日本東京一處韋恩企業名下的高級豪宅頂樓,城市的風景一覽無遺、能清楚的看見東京鐵塔以及遠處的迪士尼,因為天氣還不錯、甚至能遠遠看見富士山。

他來東京的目的是因為布魯斯的身分需要前來與亞洲區的總裁們談論慈善事宜,以及企業合作的走向、這種事情透過螢幕來討論似乎不太妥當。

在自己的老管家阿爾弗萊德大力的支持下、自己硬是被推了過來,蝙蝠俠不需要休息、但布魯斯需要,他沒有話可以反駁老管家、對方甚至還沒等自己的答覆就擅自答應了這趟亞洲行,只求他回去哥譚的時候還沒有到世界末日。

他已經來這裡度假要一個多月了,阿爾弗萊德完全沒有跟他講明哥譚現在到底情況如何,只說很好、但他上網看故鄉的新聞卻發現Joker又從阿卡漢逃脫了,但是一陣子卻又消聲匿跡、以自己了解這個老對手的情況,對方八成發現自己不見了、找不到觀眾了,要嘛就是也安份了下來、要嘛就是準備實施邪惡的大計畫來毀滅哥譚,布魯斯寧願相信前者、也不願想像哥譚毀滅的那一天。

雖然在這個豪宅頂部有準備噴射機,以韋恩的名號要出入在世界各國是非常簡單的,他大可以坐上噴射機直接回去哥譚提早結束這個假期、但這樣也代表他必須承受老管家施加給他的難過表情,他不想辜負阿爾弗萊德的一片好心。

外頭還是白天,布魯斯從躺椅上下來、他全身上下僅穿著四角褲,從陽台走回了室內,壯碩的身軀佈了些大大小小的疤痕,有的是刀傷、有的是槍傷,背部甚至還遺留了些女人指甲的輕微抓痕、他經過了自己在這裡的睡床,眼角發現床上有遺留著昨晚在宴會泡到模特兒留下的紅色絲綢內褲,聳了聳肩以後把它撿起來扔進垃圾桶裡,最後穿上價值不便宜的衣裝。

布魯斯在想難得來日本了,是要去日本橋吃金子半之助天丼、還是要去一蘭吃道地的拉麵好,他拿著車鑰匙下了樓層、隨意從車庫裡挑了一台順眼的跑車後便開上了馬路。

哈莉拿著一張簡陋的地圖左轉右轉的胡亂翻看,嘴裡含著根棒棒糖、女孩已經喬裝成普通外國觀光客,她頭頂著橘紅色的假髮、臉上戴著大粗框眼鏡,身上的簡便衣裝與平常犯罪時截然不同肯定是再正常不過了。

而她後面的男人臉色可就不太好看了,他穿著短襯衫搭配牛仔褲與拖鞋、脖子上還掛著立可拍功能的廉價相機,頻頻打著呵欠似乎時差還沒調整過來、原本的綠色短髮被染成棕黑色後放了下來,還梳的整整齊齊的、慘白色的皮膚因為服用藥物而短暫還原成原來的膚色、臉上總掛著的笑容垂了下來,翠綠的雙眼對於四周的事物毫無興趣、看起來無精打采的,但至少、久違的難得的,他看起來就像個普通男子。

「噢、怎麼了布丁,不舒服嗎?」哈莉用手貼了Joker偏低溫的額頭:「老天哪,哈莉應該沒有把安眠藥與阿法諾肽搞錯吧?我們必須快點到迪士尼、這樣才能讓我的J先生笑起來!」

(*阿法諾肽,一種短暫治療白斑症的藥物。)

Joker就這樣任由哈莉開心的牽著他的手走在人群之中,他們剛剛在找地鐵搭車、他自己其實有點後悔答應哈莉來到這種破地方玩,人擠人的幾乎讓他想拿衝鋒槍掃射一番、但他好像把槍忘在不知道哪個廉價旅館裡了。

在這麼想的同時、翠綠的眼睛睜大的看著對街某一個方向,與他們一樣、不屬於這個國家的人正在對街的人行道,在哥譚、沒有人不知道布魯斯。韋恩。

原本垂下的嘴逐漸上揚直至巔峰,把剛才後悔來這裡思緒拋到腦外、他拉住了哈莉不走、女性還沒有注意到Joker發現了甚麼時,男人那充滿渾沌的腦袋瓜構思起了一個計畫,他就不相信自己要是綁了世界上最有權勢的人之一、那隻大飛鼠還不會現身嗎?

「哈莉……」陽光從頭頂照射下來、陰影處蓋住了Joker的表情,但他扔然笑著:「妳還記得上次在戲院那個時候嗎?」

哈莉馬上聽明白Joker的意思、她順著對方的視線看去,發現了布魯斯:「記得、那個有錢但不怎麼浪漫的公子哥,和我親愛的J先生完全沒得比,嘻嘻。」

布魯斯進入一家叫做日本橋的店內就座、用休假這段期間學的日語,不流利的向店家點了餐,隨後他就注意到一個與他一樣來自異國的女性,她舔著棒棒糖在布魯斯附近坐下也跟著點餐,但因為她似乎用英文與店家溝通有點小小的誤會、布魯斯起身前去幫忙點餐。

「天哪,謝謝你、我一個人來這裡自由行卻不會說幾句日語,多虧有你在這裡、至少我不會因為跟店家點不出餐點而餓肚子。」女性推了推滑下來的粗框眼鏡露出天真的笑容。

「哪裡,向妳這樣的淑女遇到麻煩,能幫上妳的忙我也很高興。」布魯斯露出親切的笑容,他伸出了手:「我是布魯斯。韋恩。」

「噢?那個布魯斯。韋恩?」女性露出吃驚的表情,也伸出了手:「我竟然沒有認出你,很抱歉、雖然我不常注意新聞,但同樣身為哥譚人不會不知道你的名號,我是麗貝卡。」

名為麗貝卡的女孩順了順她的紅髮、天藍的眼睛看著布魯斯:「我覺得你能用那些錢來幫助弱勢族群這點實在很偉大,在慈善活動你似乎都沒有缺席過、我目前的能力頂多只能捐點錢給流浪動物之家。」

布魯斯稍為挪開身體讓餐點上桌,他貼心的替眼前的女孩倒了杯水:「麗貝卡對動物感覺挺有愛心的啊,有在養寵物嗎?」

「有啊,養了兩隻寶貝、和我的男朋友從小狗狗開始一起養大的,一個叫Bud另一個是Lou,我超愛牠們的!」麗貝卡開心的回應。

名字似乎聽起來有點耳熟、但布魯斯沒有特別在意,因為、誰能不享受和美女共進午餐的時光呢?

「其實,我一個人來日本還滿慌張的,想去迪士尼玩卻不知道路。」麗貝卡露出了有點落寞的神情、她一邊用叉子戳了戳炸蝦:「用英文問路半天也弄不清楚方向,我真的好想和米老鼠拍照喔。」

「不介意的話,我可以帶妳去。」布魯斯邊吃著自己的餐點邊回應,反正他接下來的日子沒有甚麼事情,工作與慈善事宜很早就搞定了、一如往常,他露出足以迷倒女人的笑容:「有緣和妳相遇、是我的榮幸。」

***

你曾經可有夢過搖晃欲墜的感覺?

那種感覺就像是身體裡有個東西懸在胸口、你試圖不往下看,但夢境最後你扔然掉了下去。

最後驚醒。

布魯斯睜開了眼睛,他發現自己被粗繩綁在小型飛艇的下方搖搖晃晃、飛艇盤旋在已經進入夜色的東京迪士尼上方,他試圖回想自己最後記憶停留在哪裡、他記得他載著麗貝卡到達迪士尼後就不醒人世了,麗貝卡拿了瓶香水猛然噴在他臉上。

「噢、看看底下睡醒的睡美人,在特等席還舒適嗎、小可愛布魯斯。韋恩?」熟悉的聲音從上方發出,伴隨著癲笑,布魯斯仰頭一看、那張熟悉又蒼白的面孔映入眼中,是Joker。

布魯斯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先不管眼前這個瘋子是怎麼來到日本的,他懷疑自己的身分是不是已經曝光了、他只好測試性的演下去,他害怕的大叫:「你、你為甚麼抓我,是想要錢嗎、我可以給你錢,請你安全放我下去!」

「錢?噢不、親愛的,我要錢做什麼啊?」Joker露出牙齒、趴在欄杆邊給布魯斯一個大大的微笑:「現在,是放煙火的時間、最有趣的時刻到了,來到這裡可不能錯過城堡所綻放出來的煙火秀對吧。」說著說著,Joker便從紫色的西裝外套口袋拿出了遙控器,他按了下去、底下遊樂園的城堡應聲爆炸,傳出了人群的尖叫以及哭嚎聲。

「快住手、你這瘋子!」布魯斯扭動身體大喊,反倒換來Joker困惑的表情。

「我看起來難道像個正常人嗎?哈哈哈!」Joker被布魯斯的話逗笑了,他回過臉:「該散播歡笑了、哈莉。」

麗貝卡從控制室走出來,他在布魯斯面前脫掉紅色假髮並且扔出飛艇外:「已經準備好了J先生!」

這一切果然說的通了、麗貝卡就是哈莉,是啊、這個名字在西班牙的意思是圈套、而自己也夠不小心的摔進了圈套裡,但是Joker為什麼要綁架布魯斯、不是為了錢,而是其他目的。

布魯斯掙扎了一下,手摸進了衣服內側、幸好這兩個在綁架自己時並沒有進行搜身,他從藏在皮帶裡面的蝙蝠腰帶發出了信號、他在各個合作國家都有設置蝙蝠俠的精簡裝備以防萬一,剛好在日本這裡他的裝備全都在豪宅上方的噴射機裡頭。

距離自動駕駛的蝙蝠噴射機來到他的所在地還要五分鐘、但Joker已經開始在飛艇裡頭往下投射砲彈、砲彈砸到地面以後便散發出小丑毒素,底下除了尖叫聲以外、就是一陣崩潰的狂笑聲。

日本警方已經開始往迪士尼聚集、甚至已經有媒體的直升機跟拍在Joker飛艇附近,但Joker似乎沒有要把對方打下來的意思、反倒是任意的讓攝影機拍攝此刻的景象。

「噢、你在哪裡,快來啊,Batsy、Batsy、Batsy!」Joker雀躍的小跳步在飛艇外的欄杆內側走道,他還顧四周異常興奮、直到他看見了不遠處某架黑色有著熟悉蝙蝠標誌的噴射機朝飛艇方向過來,翠綠的雙眼頓時收緊了瞳孔、他看起來很開心的大笑,就像是找到糖果的孩子:「親愛的、我就知道你在這裡!」

Joker拿出了火箭筒朝噴射機射去,而布魯斯冷靜的用腰帶操控噴射機發射反飛彈的小型炸藥、這正好製造了噴射機裡有人的假象,而Joker正專注在那架飛來飛去的無人噴射機上,並沒有注意布魯斯這個人。

布魯斯看準時機、他首先控制打開了噴射機駕駛艙,並且從中發射蝙蝠標切斷了他與小丑飛艇之間的聯繫、在墜落的同時算準時機距離,他完美的落在駕駛艙的座位上,毫髮無傷、他把噴射機駕駛離開現場製造護送人質的樣子,而自己趕緊趁自動駕駛的時間換上精簡的蝙蝠裝。

「哈莉!妳這蠢貨、妳讓漂亮公子哥逃跑啦!」Joker扔下了火箭筒走進了控制室、一把粗魯的推開正在操作的哈莉,他不管哈莉吃痛的哀嚎、現在如果要他把哈莉扔下去,他可是會真的做的、管不了那麼多的Joker給飛艇來個大迴轉,按下紅色按鈕後開始從飛艇散下毒霧,他要繼續逼蝙蝠俠出現、一心只想要蝙蝠俠。

換好裝備的布魯斯現在已經是蝙蝠俠,他馬上把噴射機迴轉、很快的,他飛到小丑飛艇的上方、開了自動駕駛以後讓噴射機在附近自己盤旋,自己則是發射勾爪入侵到飛艇上。

Joker也離開了駕駛艙,正好碰到迎來的勾爪綑住欄杆、他立刻滑出藏在袖子裡的匕首準備切斷繩子讓蝙蝠重新翱翔,但蝙蝠俠可沒有給他這個機會、標槍一個自動收繩讓他重力加速度的一腳踹中了欄杆後面的Joker。

Joker琅倉了幾步,他摀住腹部、努力的忍住想把中午吃的炸蝦給嘔出來的衝動、臉上扔然掛著笑容:「噢、Batsy,我好傷心喔、你要度假居然沒有找我一起來玩,你不愛我了嗎、我可是很想念你的。」

「閉嘴。」蝙蝠俠那變過聲的低沉聲線凶狠的回應:「你到底想要怎麼樣?」

「我?我想要怎麼樣?」Joker像是被引燃了導火線,他突然生起氣來、他拿著匕首朝蝙蝠俠揮去、對方一個側身閃過,於是他又轉了一圈再度揮舞手上的寒光:「對、是了,像這樣、我一直都想玩個遊戲,但在你忙的不可脫身的日子裡、我可是無聊死了,我是說、當你發現可以陪你玩遊戲的對象不見了,沒有旋轉、沒有跳躍、也沒有煙花,噢、我愛死那煙花了!但我擔心你在派對結束以前閉上眼睛沒有看清楚,所以我特別為你做了一個大的、果然你就重回了我們的舞池裡,一切。都像。以前。一樣!」

「繼續共舞啊、Batsy!」Joker再次扭轉柔軟的身段。

蝙蝠俠閃開了掠過頭頂的刀鋒,他一個懸身打開了Joker揮過來的手臂而讓匕首飛了出去插在地板上,Joker想拿藏在衣服內的手槍反擊卻被蝙蝠俠牢牢的按在地板上,碰的一聲他馬上就用臉頰和地板做親密接觸了,除了久違的頭暈目眩以外,地板還被自己的口紅印印上格外的好笑,所以Joker扔然繼續發出笑聲。

「又是你、放開J先生!」哈莉從駕駛艙內跑出來,她拿著大槌準備從背後重擊蝙蝠俠,但被對方一個靈敏的閃過,槌子落在他身下Joker兩腿之間的地板、並且砸出凹痕。

蝙蝠俠抓緊著欄杆順著動作繼續懸身踢暈了哈莉、女性的身軀從欄杆邊緣墜落,他在最後關頭用勾爪槍把哈莉綑綁起來吊在飛艇的下方、就像布魯斯剛被綁架過來的場景一樣。

雖然解決了哈莉、但當他回過臉時卻發現Joker躲起來了,剛才他躺著的地方只留下口紅印子、哈莉的武器、以及被砸過的痕跡。

蝙蝠俠提高警覺的四處張望,而Joker則是爬到了至高處、他的雙手再次拿上了短刃,一個躍身跳下去便捅進了蝙蝠俠的背部、鮮血頓時濺在Joker蒼白的臉上,在他大笑的同時蝙蝠俠也捉住了Joker,即使背後被插進了兩把刀也無法阻止此時此刻他正要做的事情、他像是被開啟了甚麼開關一樣變的暴力起來,他狂毆了幾拳在對方臉上、最後將Joker扔到了欄杆邊緣。

Joker撞到欄杆吃痛得悶哼了一下、即使臉有一半已經開始瘀血紅腫,鼻子也掛起了鮮紅,他自己也敢肯定剛剛撞那一下、某處似乎也斷了一根,但他扔然在笑、對著蝙蝠俠大笑,此時已經兩眼昏花的站不起來了,看著對方把自己剛剛幫他弄的裝飾品給拔掉:「看……這不是相當開心的嗎,我就說你需要我。」

「你知道嗎,你可能說對了Joker。」蝙蝠俠站在Joker的面前,他握緊的手套滴落了些許對方的鮮血:「而且,我要向你道歉。」

「哈哈、所以我就……等等,你在說什麼?」Joker突然被蝙蝠俠從來沒有過的行為矇了一圈,他幾乎愣住了、直到蝙蝠俠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他用繩索捆綁起來:「不、不、不!你這個奸詐的大飛鼠!」下一秒,勾爪的纜繩緊緊的綑住他、把他跟哈莉一樣往下拉最後與女孩撞在一起,暈了過去。

蝙蝠俠趕緊將扔然散發毒氣的小丑飛艇駕駛到無人的深山裡,破壞與墜毀後確認毒氣不會往城市蔓延、便帶著不醒人世的Joker與哈莉坐上自己的噴射機離開這個國家,他們已經對這個國家製造太多麻煩了。

「好擠。」蝙蝠俠想著,由於噴射機當初的設計並沒有想到要讓其他人共乘,所以讓Joker與哈莉塞進來已經是極限了,幸好鎮靜劑的藥量足夠讓這兩個神經病一路安穩睡回哥譚,他可不想要在飛行途中遇到甚麼意外。

當噴射機開回哥譚後到達阿卡漢瘋人院,已經是哥譚的下午了,他一手壓著已經清醒掙扎的哈莉、一手壓著扔然昏沉搖晃的Joker進阿卡漢,把他們交給裡頭的武裝警衛後便離開。

蝙蝠俠沒有注意到Joker目送他,所露出那雙開心的眼神。

<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