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文章已被本站追蹤,公開轉載請註明網址出處,否則會追究喔。 https://0800happy.com/archives/2835

2017年11月10日 星期五

【DC世界二創】01.謎題-主線

【Warning】👉角色性格可能OOC有,與漫畫世界觀有所不同請見諒:3

圖文:AHen DA(

上一章節(

======





















======

兩雙不同的腳各別快速踩過巷子中的泥濘,哥譚市的天空下起大雨、但滂沱雨聲完全掩蓋不了回盪在巷子中的陣陣大笑。

一抹黑色的身影在後方追趕,他的靴子上沾滿了泥巴、但他可沒有閒暇之餘蹲下來擦乾淨,這幾天好不容易追蹤到Joker的行蹤、他可不會這麼輕易的放他走。

利用勾爪飛到旁邊的屋頂上、蝙蝠俠跑在屋頂上追逐底下的小丑,即使是晚上但路口扔然有行人,至少要盡量確保對方不要胡亂傷人的狀況下逮捕他、眼見Joker已經跑出了路口,打著傘的行人猛然看見這個頭號罪犯紛紛閃避遠離、這正好替對方開了條暢行無阻的路。

「哈哈哈、敲敲門!」蒼白的男人大笑、Joker邊跑邊從袖子裡灑出某種顆粒狀的物體到人行道上。

「我的天哪,是小丑!」路人們一邊尖叫著他的名字一邊閃離。

「這時候應該說是哪位才對,你們毀了這笑話、白癡!」Joker剛才灑下的東西接連在人行道爆炸,但好在正下著大雨、所以火勢沒有蔓延開來。

從屋頂躍下的蝙蝠俠只來的及用勾爪拉起一名路人避開爆炸點,並用身體與斗篷擋在一對母子前面蓋住爆炸的旋風、那些來不及救的倒在人行道上一片哀號,他低頭附屬救下的婦人:「打電話報警跟派救護車、並且到安全處避難。」隨後便再次飛上屋頂追逐。

Joker一直刻意想往人多的地方跑,終於兩人距離拉近了、蝙蝠俠用勾爪想捆住那瘋子,Joker被綁住後感覺到短暫的離地感,趁繩子還沒收緊時伸出一隻手從衣袖滑出匕首迅速割斷重回地面、一個琅倉沒站穩所以翻滾了幾圈才爬起來。

蝙蝠俠當然不給他再次逃跑的機會,飛躍下去一個伸手揪緊了紫色的衣領、緊接著就是Joker最熟悉的事物,那個紮實有力的拳頭打在自己臉上一拳,Joker頓時被矇暈了一圈、蝙蝠俠趁機將自己與這個神經病帶到沒有人的屋頂上。

到屋頂前Joker一直很安靜連個笑聲都沒有,這讓蝙蝠俠低頭看著捉住的人、懷疑了一下自己出拳是不是太重的同時便打消想法,因為他正好對上Joker那雙充滿渾沌與瘋狂的邪惡眼神、這是只有在對方看見自己時所亮起的雙眼,他一次又一次的不顧後果、只想引起自己的注意。

他的嘴角幾乎快要裂至耳根的笑臉看的他心裡一瞬間發寒,所以,當他們上了街道邊公寓屋頂的同時、蝙蝠俠直接把Joker用力摔到頂樓的水泥地上。

Joker身體接觸堅硬又濕潤的地板時,他哀嚎了一聲、但隨後又被自己零碎的笑聲蓋了過去、雨扔然在下著,此時的兩人早就濕透了、Joker的頭髮因為雨水的打濕垂了下來、幾根綠髮黏在蒼白的臉頰上,他咳嗽了幾聲緩了緩身體的疼痛:「咳咳……噢、Bats,我有沒有說過你真的很粗魯。」

蝙蝠俠走了過去,他才管不管對待一個高危險罪犯到底要多溫柔,他再度把Joker整個人提起、依他那纖細的身形並沒有花蝙蝠俠太多力氣、最後掐住他的脖子:「你安裝在銀行的炸彈我都已經拆解掉了,但我知道你還留有一張底牌、剩下的一個炸彈在哪裡,說!」

「你總是這樣、總要破壞我想要給你的驚喜!」Joker依然保持大大的笑容,對方逐漸收緊的力道讓他有點呼吸困難,所以他揮了揮雙手:「好啦好啦、我讓你嘛,反正每次都這樣。」

「給你點提示大偵探……」Joker瞇起眼笑了起來,蝙蝠俠將他與自己拉近距離想要仔細聽Joker所說的話、距離近到幾乎可以感受到彼此的呼吸。

距離上一次這麼凝視這隻大飛鼠已經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上個禮拜?一個月?老實說他已經越來越不能記得一些零碎的事情、但他扔然不會忘記自己與蝙蝠俠之間的美好時光,他咯咯笑了幾聲:「老實說,我最近總是忘東忘西的、或許是癡呆症發作了、但我扔然是瘋狂的,你也一樣。」

「我沒有那個閒情逸致聽你說這些,你難道沒有把我的問話聽進去一個字嗎?」蝙蝠俠咬著牙,他舉起拳頭作勢要往對方臉上再補一拳。

「嘿!冷靜一點、你上次揍我的地方還疼著呢!」Joker趕緊用手擋在自己臉上、但他繼續笑著,好似兩人之間的互動就像個玩笑、但蝙蝠俠深知這是Joker正在挑戰自己耐心的底線:「你就不能改改你這沒有耐心又粗魯的蝙蝠態度嗎!」

「好吧、我是愛上了在天空綻放煙花和火藥的味道,而尖叫的歡笑聲更是能讓我興奮起來,你知道、那種感覺就像吃到水果蛋糕一樣的美好,偶爾想起我的身體就會不由自主的顫抖、我要是你,我就會去最高的地方來欣賞這場煙火秀。」即使被蝙蝠俠提起來,Joker扔然靈活的揮動雙手和雙腳,誇張的配合自己的話來手舞足蹈:「但小心囉,時間可是不等人的、它在滴答滴答的響著,哈哈哈哈哈!」

「……我懂了,那麼現在你該睡覺、結束這場遊戲了。」似乎明白了甚麼,蝙蝠俠壓著聲音回道,最後揮拳過去。

「不!」聽見關鍵字,只見Joker尖叫了一聲伴隨笑聲用手肘打開了那拳頭的路徑,他用另外空著的手往下拉扯著蝙蝠俠的頭罩、手指插入對方的視線,逼迫這隻蝙蝠放開自己、最後拔腿就跑。

「……該死。」等到蝙蝠俠把自己的面罩拉好時,Joker已經跳躍到對面的屋頂上、自己也馬上追了過去,他在後面大喊:「Joker,我叫你別跑了!」

在追逐的同時,蝙蝠俠把頭盔內頻道轉到警方的內線後說道:「Joker最後一顆炸彈在市中心的大鐘裡面、立刻疏散民眾遠離那個區域,我到之前誰都不准碰炸彈。」

「瞭解了。」吉姆。戈登的聲音回應:「你專心去捉那個神經病、民眾的安全交給我們。」
蝙蝠俠追在Joker後面跑,但夜晚雨勢太大看不清楚、蝙蝠俠便打開了夜視鏡追逐逃在前面的瘋子,Joker並沒有停下來的跡象,但他們所在的公寓距離對面屋頂距離太遠了、依照自己對於Joker體能的了解,對方絕對跳不過去的,他警告的大喊:「Joker不要跑、你跳不過去的!」

「什麼、還有飯後甜點?不、我不要,我吃很飽了!」Joker胡亂的回應,蝙蝠俠確信對方根本沒有聽到自己的聲音,直到他猛然踩空下墜他才明白、回過臉看著蝙蝠俠,亮綠色的眼神一瞬間露出有人性的恐懼,但很快被自己的狂笑聲給蓋過去、笑聲一路往下漸行漸遠。

蝙蝠俠來不及阻止Joker前進、便目睹對方摔下去的畫面,眨眼間便有重物墜落後摔至擋雨板上最後落地的聲音、蝙蝠俠扶著邊緣探頭,不自覺的說了句髒話:「幹、遭了。」

Joker的視線因為墜樓而摔的兩眼昏花、他看到有兩隻蝙蝠在自己的上方探頭最後利用斗篷飛了下來查看自己,聲音似乎有點擔心:「Joker?」

看,他就知道對方在乎自己!

「好吧、Batsy,我怎麼都不知道你還有個雙胞胎呢,老天、這樓可真高,哈哈哈…呃、那個什麼,我感覺不太好……」Joker掙扎的想爬起來、但全身的疼痛感令他躺回濕漉漉的地板上,他現在只剩下眼睛可以盯著在自己旁邊的蝙蝠俠看:「等一下,我感覺不到自己的腳了……等等、不對,他們還在、哈哈哈!噢嗚……」

「閉嘴別亂動。」蝙蝠俠蹲在Joker身邊,他利用頭盔的儀器掃瞄了Joker、有點內出血、肋骨斷了一根、右手與左小腿骨折,其他沒有甚麼大礙的樣子。

「那當然,這可是Batsy你送我的禮物、哈哈哈,我收下……噢嗚。」Joker看著蝙蝠俠正在找東西固定自己的手和腿,卻在自己痛的出聲的時候動作意外輕柔、這讓他非常不習慣。

「……那是你自己摔下去的,我必須帶你去醫院做治療、你不能待在這。」蝙蝠俠繼續在對方衣物內摸索,把那些危險的小玩具全都沒收了起來、這樣至少他在移動他的時候不會有什麼突發意外。

「嘿、這樣好嗎?不是還有一堆人在等著你去拯救嗎、大英雄?」Joker隨意讓蝙蝠俠把自己扛起來帶著走,看來身上的疼痛並不能阻止他說話。

該死的、Joker說的對,他還有一個炸彈還沒有解除、但他也不能就這樣把這個瘋子獨自扔在醫院給醫護人員處理、即使他手腳都受傷了,但扔然還是個威脅,想著想著,遠遠的就看到收到信號前來的蝙蝠車、車燈打在他們倆身上看起來相當狼狽,最後、蝙蝠俠決定帶著Joker一起走,直到他把炸彈解除為止。

「你就跟著我走,在裡面待好別動。」蝙蝠俠在車門打開以後把Joker放到副駕駛座上,並且用手銬把他那隻沒受傷的左手與座椅銬在一起。

「哇唔、是蝙蝠車耶!」Joker興奮的在副駕駛座上亂看、雖然他很想碰碰前面那幾個閃閃發光的漂亮按鈕,那些閃亮的小東西總能特別吸引他,但他的手疼的提不起來:「哪天我也來做一台小丑車!」

「想都別想。」蝙蝠俠坐進駕駛座、輸入好定位位置以後,車子便馬上往馬路上奔行,他打開頭盔裡的通訊:「吉姆,我現在馬上過去。」

「你捉到那瘋子了?」吉姆。戈登的聲音回覆:「人群都疏散的差不多了,你趕快過來、已經派警車幫你疏通一條近路了。」

「是、但他現在在我旁邊,我會帶著他一起去。」蝙蝠俠簡短回復並且轉了彎打算抄捷徑,然後切斷與吉姆的對話、果然不遠處已經看見警車在幫他開路了。

「你都坐這個在夜晚出來四處瞎旋摸的嗎Bats?」Joker挪動著身體似乎不是很舒服、左手又被銬著不能太大幅度的移動:「你該換個座椅了,這坐起來不舒服!」

「忍耐點、然後閉嘴,我們快到了。」蝙蝠俠看都不看他一眼,因為已經到達目地了,他利用自己的蝙蝠視野很快就找到炸彈的位置、黏在大鐘頂部的背面,那裡位置那麼高、平常被人忽略也是理所當然的。

蝙蝠俠把車停了下來,所有的警察都暫時待在安全範圍外、他下了車,吉姆。戈登便上前過來:「那個王八蛋在哪裡?」

「在我的車上,等我拆解掉炸彈就送他回去阿卡漢。」蝙蝠俠把車門打開讓吉姆看看Joker的傷勢,只見Joker衝著吉姆就是一陣零碎的邪惡笑聲。

「這是你弄的?雖然這麼說似乎不太妥當、但做得好。」吉姆對小丑嗤之以鼻。

在車門關起來之前,蝙蝠俠再次附屬Joker:「待著,除非你想再斷另外一隻腿,別亂跑。」
蝙蝠俠關上車門、他要吉姆和其他警察留在原地,直到他解除炸彈為止。

其實,炸彈引爆時間不到15分鐘、但蝙蝠俠只花了5分鐘就把它給拆除了,撇除所有的線路都是紅色的以外,其實以Joker的程度來講、跟自己拆除的第一個相比,他設置這個炸彈頂多只是好玩,甚至連火藥也僅是一根沖天砲的量而已,或許會炸傷、但炸不死人的。

他把拆解下來,已經停止倒數的炸彈交給吉姆的防爆小組處理、自己便回到蝙蝠車上,那個小丑扔然對自己在笑、他的表情早就肯定自己會把炸彈完美的解除,看著蒼白的臉上冒出汗水、蝙蝠俠沉住聲音:「忍著點,現在帶你去醫院。」

「哈哈、我很抱歉,但是我能拒絕嗎、畢竟這可是Batsy你每次都會送我的禮物,聖誕禮物不自己拆開來就沒有意思了。」Joker笑了兩聲、但他自己的肋骨在與身體在抗議,於是他也沒有力氣笑出聲、僅能勉強勾起嘴角:「反正我也只有在笑的時候才會痛。」

「別鬧了,你如果不想被我打暈再送醫的話、就給我乖乖閉嘴。」發動蝙蝠車,蝙蝠俠重新行駛回馬路上。

「你真是沒聖誕精神。」Joker冷哼了一聲:「你知道嗎Bats,我小時候、收到的第一個聖誕禮物是被扔在拉圾桶的娃娃,不過我後來發現那是隻死老鼠、結果我老爸可氣炸了,於是聖誕禮物他送我粉碎性骨折、哈哈哈!」

「這個故事我已經聽過了。」蝙蝠俠打了燈轉彎,連看都沒有看對方一眼:「而且你上次才跟我說你爸送你帶骨火腿的版本,所以這次也一樣、我不相信你,另外、聖誕節早就過了。」

「我說過很多次了,Joker你病了、你必須要待在阿卡漢接受治療,如果你一個人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我可以幫你……」蝙蝠俠還沒有說完,差點沒被小丑的尖叫與怒吼聲嚇出魂:「Joker!」

「我也聽過很多次你那巴拉巴拉的蝙蝠言論了,無聊、一點都不有趣、也不好玩!」Joker的情緒起伏總是極為突然,這也是他相當危險的眾多理由之一、他壓低聲線發出邪惡的笑聲:「不過我覺得,如果你也住進去、哈哈,那就另當別論了、我也覺得你該在裡面洗洗腦袋,那裡總有股家的味道、說不定這樣你就不會像個神經病一樣穿飛鼠裝到處亂跑。」

蝙蝠俠沒有回應,他似乎已經懶的回答瘋子的問題了。

「而且、你說的對,我是該換雙新鞋了!」Joker自言自語當作打破沉寂的自我回應。

很快的,他們到達了醫院、但為了醫護人員的安全著想,他代為醫生替Joker打了鎮靜劑、現在正安穩的睡死在病床上任由醫護人員治療,其實、醫生或護士他們總有人或者身邊的人、曾經可能被眼前的罪犯給傷害過,但他們遵循自己的醫德、所以幾乎沒有在Joker受傷或是昏迷的時候動過私刑、另外原因也可能是因為蝙蝠俠在場,在高譚市、蝙蝠俠就代表著法律的制裁。

大約一個小時過去,由於藥效未退、所以Joker扔然躺在床上呼呼大睡,身上的衣物幾乎被醫療人員退去,他們把它交給蝙蝠俠並且清理了間空出來的單人房給他暫時待著,門口還守著兩個吉姆。戈登派來的警察。

病房隨著夜色一盞燈都沒有亮起、外頭還下著雨,蝙蝠俠把衣服放在座椅上並且耐心等待Joker的藥效退掉的時間,他靠著一點點的月色看著與臉龐一樣蒼白的瘦弱胸口一點一點的起伏,上頭裹著厚繃帶、他們固定了Joker的肋骨骨折處,右手與左小腿都打著石膏吊起,看來這瘋子大概會安份個一陣子哪都不能去。

說老實話,他一直都想不明白、Joker竟然可以長久靠著這種纖瘦的體型來和他交戰,他一直以來都很頑強,就像打不死的蟑螂一樣、不管自己打倒他幾次、下的每一個拳頭到底有多重,這個人都有辦法一次又一次的出現在他面前挑戰他的耐心、要不是他比對過JokerDNA、除了根本還是不知道他到底是誰以外,他就是個凡人、在普通不過的男子和自己一樣,要不然他早就懷疑Joker根本就是一個超能力者,一檢驗後果然是自己想太多了。

「嗚……」一陣悶聲從病床傳來,Joker睜開了眼睛看了一眼已經融入黑暗之中的蝙蝠俠,這讓他又躺了回去:「哈哈、好大的嚙齒動物喔,我還以為是誰呢、你怎麼還在。」

「我說過我要押送你回去阿卡漢。」在黑暗中蝙蝠俠回應,他把Joker的私人衣物帶著沒打算給他穿,手腳石膏打成這樣也根本沒辦法穿下去、醫院只給了他一條乾淨的棉褲和拖鞋:「能下床嗎?」

「噢、聽見你要送我回家我好開心喔Batsy。」Joker露出大大的笑臉,他用僅存的那隻手撐起身體:「你知道嗎,我原本想說醒來後要殺光醫院裡的所有人、或許再去大廳那裡看個卡通、我愛死那個一隻狗拿著槌子不斷敲打一隻鳥的小腦袋了,他就這樣一直打一直打直到他不在抽動為止、然後看完我自己在走路回去阿卡漢、但我今天心情很好,所以就直接省略掉過程……」

蝙蝠俠可不記得電視上有在播這種血腥的卡通。

「所以,你要像個笨雕像一樣站在那裡,還是要像抱了一個法國婊子一樣的抱我起來嗎,Batsy?」邊說著他邊滑下床、屁股坐到醫院裡跟他一樣慘白的沒有顏色而冰涼的白色地板上,Joker張開了雙手向蝙蝠俠討抱、因為他根本就站不起來:「我不介意喔。」

「我介意。」蝙蝠俠冷著聲音回應,但他嘆了一口氣、還是用手撐起了Joker的腰部把他提起來帶著走:「該走了,起來。」

「真是一點都沒有情調的笨蝙蝠腦袋。」Joker冷哼的聳了聳肩膀,確實目前自己已經沒有底牌了、他需要回到阿卡漢好好度個假來準備下一次的犯罪計畫。

他們沒花多久時間便抵達阿卡漢、Joker並沒有辦法做出太激烈的抵抗所以很容易,蝙蝠俠一路隨著裡頭的警衛押送Joker、即使對方的手腳受傷,他們扔然用特殊的擔架將這個惡人固定在上頭、全身上下只剩下頭可以動而已。

他們經過了關押哈莉。奎恩的牢房、女性看到Joker的慘狀後趴在強化玻璃上尖叫:「你竟敢!臭蝙蝠、你對我的J先生做了什麼,噢、我可憐的布丁、我晚點就出去照顧你!」

「親愛的,我回家囉!」Joker對著哈莉哈哈大笑、然後猛然壓低聲線:「說真的警官,把那瘋女人關好一點不要讓她來煩我、我或許下次出去的時候不會把這裡所有人都殺光。」

「你別再想著出去了小丑、這次已經把你的牢房改建了,你絕對跑不出去的。」旁邊護送的警官回應,然後他轉頭:「謝謝你把他抓回來蝙蝠俠,我們會確保他不會再出去了、前面是強化治療區,你可能沒辦法一起進去了。」

蝙蝠俠點了點頭,便目送Joker被送進一層又一層的防護門之中。

***

阿爾弗雷德正趁著空閒之餘坐在電視前面喝熱茶、同時宅邸的主人布魯斯。韋恩也正好經過、他剛洗完舒服的澡,正在用毛巾擦乾黑色的短髮、老管家站起身也給了主人一杯熱騰騰的紅茶。

他才剛喝下第一口就全數噴出貢獻給地毯、雖然阿爾弗雷德沒有多表示什麼的挑了挑眉毛,他看了眼才剛換沒有多久的昂貴地毯再看了看新聞,現場記者慌張的報導Joker又從阿卡漢逃脫了,這次似乎有同夥的樣子、城市一片混亂,但沒有看到小丑本人。

「布魯斯老爺、您三天前不是才剛把那個惡人送回去阿卡漢嗎?」阿爾佛雷德邊打了通電話給地毯商要求更換地毯,一邊問盯著電視看的布魯斯:「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那個瘋子這次不是傷得很嚴重嗎?」

「我了解他,阿爾佛雷德、這次很奇怪,不像是他的作風。」老管家說的沒錯、一般人受那種傷不好好躺著休息個半個月是不太可能痊癒的,再說、Joker一定會在他們之間的"遊戲"佈下線索,但從新聞拍攝的畫面除了城市一片混亂之外什麼也沒有,他那麼高調的人怎麼可能看到媒體的直升機卻沒有留下任何影像給自己,以過往的經歷就算把對方的直升機打下來也會留下錄影當線索,布魯斯用毛巾擦了擦身上的紅茶,然後遞給阿爾佛雷德:「我去阿卡漢療養院看看。」

「但是、布魯斯老爺,不吃完晚飯再過去嗎,我相信戈登先生會率領警官們控制好情況。」阿爾弗雷德問著,但他用膝蓋想也大概知道這孩子會回應他什麼、基於擔心對方的健康還是問了下:「您不能每次都吃微波後的食物、鮮度降低會壞了腸胃的。」

「等我回來再幫我熱吧。」布魯斯打開了藏住蝙蝠洞的暗門後便離開,留下了繼續坐下來看新聞的阿爾弗雷德。

等到布魯斯換上蝙蝠俠的服裝駕車到達阿卡漢的時候,現場已經佈滿了員警正在進行採證、蝙蝠俠沒有理會任何人直接走進療養院內部,最後到達那天蝙蝠俠沒有跟進去的強化治療區域第八區、那裡依然是獨囚房、總共1-8號房,周圍都沒有住進病患、Joker住的是1號房,他的病人編號就是0801、說來諷刺,英文單字第八個字母是H而再加上第一個字母A、加起來就是"哈(HA)"不知道是別有居心還是巧合。

蝙蝠俠見到了吉姆。戈登,他也在現場做指揮、簡單的領了領首表示招呼,吉姆面色凝重、他看著蝙蝠俠用自己的儀器開始檢查Joker的囚室:「老朋友,這次很不尋常、他什麼也沒留下,現場太乾淨了。」原本接到消息時、吉姆就已經有現場會如往常慘烈的心理準備了,甚至連救護車都配備好一起過來了、到現場卻沒見著半個傷者或死者。

「我知道,他不可能什麼也沒留給我的。」蝙蝠俠開始掃描腳印、依照比對以及統計整個阿卡漢內醫療人員的鞋印,果然發現除了Joker自己,還有兩三個有犯罪紀錄的鞋印、以及一個沒看過的鞋印:「況且他傷成那樣,我不覺得他能跑多遠。」

蝙蝠俠站起身,他查看房門的結構、基本上房門開關控制全由中間的小瞭望台發出信號,既沒有打過的痕跡也沒撬開的凹痕、更不用說這個門設計成只要任何一點硬開的跡象,在強化玻璃門外就會自動關上一個鋼鐵製的門、除了瞭望台關閉或者炸掉以外別無他法。

「雖然我也覺得很詭異,但這次、或許是被某人帶走也不一定。」蝙蝠俠想盡各種可能,但只有這條可能性最大:「調閱出來的錄像帶如何?」

「攝相機在他消失的半小時前就被破壞了。」吉姆回應:「似乎趁警衛換班的時候消失的。」

「這就表示,這次行動的指揮者、很了解阿卡漢的行程、不然就是太過聰明了。」蝙蝠俠點了點頭思考後回應:「哈莉。奎恩呢?」

「她在她的牢房裡安穩待著呢。」吉姆也想過或許是哈莉把小丑給帶出來了、所以有先去確認對方還在不在,畢竟那個女人以前是這裡的實習醫生,對阿卡漢很了解也是理所當然的:「你要去問她話,她會配合嗎?」

「如果她也想知道她的"布丁"被誰帶去哪裡了,或許會配合。」蝙蝠俠離開現場直接去另一區關著哈莉的區域。

蝙蝠俠來到了關著女性病人的區域、她遠遠的就看到哈莉貼在強化玻璃門上對女警官叫囂,直到她發現蝙蝠俠朝自己過來了便轉換攻擊目標:「臭蝙蝠!你來做什麼、如果想問我的J先生是怎麼逃脫的,我甚麼都不會說的!」

哈莉馬上充滿敵意的底死不從,只見蝙蝠俠無視後直接回應:「哈莉,這次不是他逃走的、是被帶走的。」

「你騙人、我的J先生才不會被誰帶走呢,他沒有像你那麼軟弱還得靠警察!」哈莉氣鼓鼓的環著手背對站在門口的蝙蝠俠、完全不想看對方。

「哈莉,我沒有騙妳。」蝙蝠俠扔然站在門口不動如同一尊雕像:「如果妳想要他完好的回來、妳最好配合我。」

女孩對著蝙蝠俠生氣了好久,她才氣鼓鼓的轉過頭確認對方是不是在說謊、眼神透露出不信任感,最後僵持了一小段時間、哈莉才有點哭腔的小聲回應:「……布丁不會是扔下我跟哪個賤人走了吧?」

蝙蝠俠雖然心底有點想安慰哈莉,但以Joker以往的經驗來看、哈莉的確每次都被對方扔下不管:「妳應該清楚他的性格哈莉、他從來就不關心任何人,他只在乎他自己。」

「哪有、他明明就超級在乎你!都是你!都是你總是要擋在我們之間!嗚嗚嗚……」哈莉眼角帶了點淚光的尖叫,她就像個飽受情傷的小女人一樣的表情、幾乎貼在玻璃上捶打,似乎只要她跟蝙蝠俠之間沒有這片玻璃、她就會直接撲到眼前這個黑色的男人身上去了。

「但這次不同、哈莉,他沒有留下任何線索給我,一個也沒有。」蝙蝠俠依然冷靜的站在玻璃前回應,他看著哈莉開始無理取鬧:「這不像他,如果妳能提供點什麼線索給我,我或許能在發生某種事情以前把他帶回來。」

「妳不想要他就此消失了對吧?」蝙蝠俠灑下誘餌。

聽見關鍵字,哈莉的慌張全寫在臉上了、女孩猶豫了好久,最後終於看在蝙蝠俠沒帶著其他警察一起過來問話的面子上回應:「好吧、就這一次蝙蝠……」

「J先生每次逃脫的時候、如果心情好就會順便帶我一起走,況且這次布丁傷的那麼重、更不用說靠他自己逃脫牢房了,連上廁所都要有問題了、謝了啊蝙蝠。」哈莉用不太願意的表情回應蝙蝠俠的問題:「這次真的很奇怪、布丁就算不帶上我,也會帶鮮花和小卡片給我、你這蝙蝠腦袋就不懂了,這可是J先生的浪漫啊!」

「直接說重點,哈莉。」蝙蝠俠冷著臉看著哈莉雙眼狂冒愛心。

「有沒有人告訴過你不要打斷女生說話、這很沒禮貌,你沒什麼女人緣吧?」哈莉看著蝙蝠俠的嘴欲言又止,要是她看的透頭盔內的眼神、蝙蝠俠的白眼大概早就翻到天邊去了:「我是說,他這兩天很奇怪、我偶爾會跟一些舊同事聊天,說他這兩天不吵也不鬧、還沒什麼食慾,害我差點就想要自己出去照顧他了、我才剛擬定好逃脫計畫他就失蹤了!」

「那他這兩天有跟誰說話嗎?」蝙蝠俠環著手沉住耐心。

「我不知道,牆壁?」哈莉用一種像在看神經病一樣的眼光看著蝙蝠俠:「那裡可是重症區耶蝙蝠。」

看來繼續浪費時間在哈莉這裡也得不到什麼消息,蝙蝠俠便沒有理會哈莉的亂叫離開,他再次回到關押小丑的房間繼續搜索,吉姆因為街上的混亂先離開現場了。

他想著,如果Joker是不自願被帶走的,那他一定知道自己肯定會去找他,他雖然是個瘋子、但是非常聰明,肯定會留下什麼給自己。

蝙蝠俠走近囚室內,室內非常單調、左右渡步不過五步的距離,掛在牆壁上的單人床有著一個舊枕頭和薄棉被,旁邊就是馬桶和簡單的衛浴設備、幾乎一舉一動都被外界的人監視著,完全沒有隱私的。

四周沒有窗戶、基本上只要關上氣窗的強化玻璃門就完全是一個密室、除了那個門口,沒有其他的出口了、目前已經從腳印確定他們的確用某種方法在不觸動警報的方式將人帶走。

蝙蝠俠稍微翻開了棉被,他摸了摸枕頭後發現裡頭有某種硬物、他把枕頭套扯開,發現裡頭有個小冊子、似乎是剪貼簿,讓蝙蝠俠一瞬間很意外Joker有這種正常不過的嗜好,但一翻開來看他馬上就反悔有了這個想法。

第一張是從舊報紙上剪下來的照片、刻意被防水貼保護著,那是他們兩個第一次相遇、記得是一樁珠寶搶案的樣子,照片旁邊還有幾個用鉛筆和口紅的不明塗鴉,他在翻開了好幾頁、裡頭的照片不是跟罪犯的合照不然就是跟屍體合照,即使照片中大多活著的人的表情似乎不太情願的樣子。

他翻到了最後有照片的那頁,Joker和一個他不曾見過的人合照、和其他人不同,那個人並沒有表現出不情願的樣子、兩人中間還搭著一個身上被刀畫滿問號的屍體,照片旁留著新的簽名、並不是Joker的筆跡,上頭寫著『對於我總是有一個答案、我無所不在、我存在於每個人的腦袋裡,我是誰?』

「謎語。」蝙蝠俠不自覺的把這個問題的答案說出口。

蝙蝠俠帶著剪貼簿離開囚室,他對著頭盔內的對講機低聲問:「阿爾佛雷德,你在嗎?」

「一直都在待命呢、老爺,還有你的晚餐也是。」阿爾佛雷德的聲音傳出。

「那個不重要,你幫我查詢有沒有一個叫謎語的人。」蝙蝠俠蝙回應邊回到蝙蝠車上,這裡已經沒有任何搜查價值了。

「說到謎語、老爺,我知道你不常看新聞、但新聞台的播放已經被某人駭入了,所有的畫面都在播放一段文字。」阿爾佛雷德一面操作電腦、一面把畫面傳送到蝙蝠車裡:『天有地沒有,你有他有我沒有。』

蝙蝠俠看了傳過來的畫面、他回答:「答案是,人。」

「抱歉,老爺?」阿爾佛雷德似乎還沒有會意過來。

「他在告訴我,他叫謎語人。」蝙蝠俠回應。

「答得很好,蝙蝠俠、你果然也很聰明,看來我留下的謎語沒有白白浪費。」一個陌生的聲音從他的頭盔內傳出,看來就是那位謎語人:「別那麼驚訝、要駭入你們的傳訊裝置對我而言就像幫花生剝殼一樣簡單。」

「你到底想做什麼?」蝙蝠俠沒有切斷訊息,他一面回應一面鎖定音訊來源的大概位置。

「你猜猜看,整個哥譚大概有多少位叫做阿爾佛雷德的人呢?」謎語人回應,對方似乎也在用某種東西干擾他的訊號定位。

「你在挑戰我的耐心。」蝙蝠俠壓著聲音,看著被干擾的定位系統、大概鎖定了碼頭邊的私人倉庫。

「告訴我,你是怎麼知道答案的?」謎語人相當輕鬆,甚至可以聽到他把背部靠在皮椅上的摩擦聲:「現在是我做主、你回答、我發問,猜一猜什麼東西生命只有三天、最後卻沉到了水底,答案是:你親愛好朋友、小丑。」

「他不是我的朋友。」蝙蝠俠皺起眉頭,蝙蝠車闖過了第三個紅綠燈、街頭有點混亂,似乎因為謎語人的出現搞的人心惶惶。

「是嗎,他可不是這麼跟我說的呢。」謎語人笑了笑:「所以,你怎麼知道答案的?」

「第一個是謎題,每個人腦袋裡都有數不盡問題、一定會有答案所以變成謎語。」蝙蝠俠接近了目標地區,他在隔幾條街之外停下來、把車藏到巷子裡,最後用蝙蝠標槍幫助自己行走在屋頂間:「第二個學過中文字的都知道、天有個人字地沒有,你跟他也有人字旁、但我沒有。」

蝙蝠俠打開頭盔內的熱感應查看不遠處的倉庫,所有的倉庫都裝滿了疑似油桶的東西、估計是異燃爆炸物,但只有一間綁著一個人、除此之外就沒有任何活物了,看起來就像個陷阱:「所以合起來答案,你是謎語人。」

「真的答得不錯,你果然和他說的一樣、非常有趣。」從謎語人那邊隱約聽見他按下了什麼按鈕的聲音:「但快樂的時光總是過得特別快,距離你那位朋友存活的時間大概不到20秒,噢、現在廢話完只剩15秒。」

「該死、你敢傷害他!」蝙蝠俠頭盔內被謎語人駭入的通訊已經切斷,他利用標槍擺盪引體直接從倉庫的窗戶衝進去、果然門口被安裝了只要開門就會引爆的裝置。

他看見Joker頭部垂低的被綁在椅子上,身上除了三天前的傷痕以及石膏以外沒有其他傷口,蝙蝠俠一把連人帶椅的抱住後從進來的窗口逃出去,逃到一百公尺外、身後的倉庫開始接連爆炸引發大火。

蝙蝠俠把人護在自己身下、等待爆炸的衝擊波結束,最後待煙霧散去、他仔細看身下被綁在椅子上的人,他不過是一個被化成小丑樣子的倉庫保全而已。


最後聽見不遠處警車的鳴笛聲以及消防車的聲音,蝙蝠俠打開通訊連絡吉姆。戈登。

「吉姆,我找到人了、但不是他。」

<完。待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