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文章已被本站追蹤,公開轉載請註明網址出處,否則會追究喔。 https://0800happy.com/archives/2835

2017年11月29日 星期三

【DC世界二創】02.監視-主線

【Warning】👉角色性格可能OOC有,與漫畫世界觀有所不同請見諒:3

圖文:AHen DA()、(

上一章節(

======


































======

「艾德——我很無聊了!」Joker無聊的坐在有一堆螢幕的電腦椅上旋轉,旁邊站了好幾個謎語人請來的保鑣,其中一個帶了外食進來、Joker馬上用沒有受傷的手搶過袋子拿走裡面的草莓奶昔來喝,對於剛剛的抱怨、通訊另一頭的人一時沒有回應。


「……我是謎語人。」謎語人回應,其中一個螢幕出現他的臉、他臉上戴著面罩,頭上還有個問號標誌的綠色小圓帽:「剛剛蝙蝠俠才被我耍的團團轉,那個白癡還真以為倉庫裡面的人質是你,這樣正好讓我有足夠的時間可以攔下準備要出城的運鈔車。」

「看吧,我就說他在乎我。」Joker不覺得意外,那隻大飛鼠本來就是個神經病,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才喜歡和他玩耍:「所以、你費勁功夫就把我從家裡頭拽出來到底要幹嘛,可不是為了要帶我出來敘舊跟吃快樂兒童餐的吧、噢,雖然我很喜歡這個奶昔。」

「你還稱阿卡漢是你的家啊?」謎語人捏了捏眉頭:「什麼是四周有牆我卻看不見、路過的任何人卻能見賞我的美麗,答案是我稱那裡叫蝙蝠俠裝戰利品的展示區,就像寶石展覽一樣、你這呆子。」

比起寶石展覽,Joker更想拿又大又硬的鑽石來砸破某個倒楣鬼的腦袋:「哈哈哈、噢,艾德、艾德、艾德,你真是天才、你這提醒了我下次該拿什麼新玩具來和Batsy玩。」

「沒有下次了,我今晚就要做你們沒有人做到的事情、除掉那隻蝙蝠。」謎語人把其他螢幕的畫面轉到爆炸的倉庫,大火熊熊燃燒。

「……你、什麼?」Joker抬起一邊的眉毛,他把嘴從吸管上移開、誇張的用沒受傷的手撐起身體,然後手指指著螢幕上謎語人的鼻尖:「聽好了,那隻臭飛鼠只有我可以殺掉他、會笑到最後的人是我,不是你這整天喊著我是誰我是誰的蠢貨。」

旁邊的保標看見Joker如此激烈的動靜便上前去想阻止,沒想到Joker的身手並沒有被手腳的骨折所影響,憑著敏捷的反應力、他很快的轉過身捉住了比他還高的大漢,碰的一聲將他的頭撞在螢幕前面的桌上,一把不知道藏在哪的小刀死死釘住對方的手掌,痛的他哀哀大叫、還順手摸走了對方放在腰際上的槍,最後打開保險、將槍抵在那個人的腦袋上。

其他的保鑣被Joker突然的脾氣嚇壞了,所有人便也端起槍對準Joker、謎語人便趕緊命令:「把槍放下、你們這群白癡,你也是、Joker。」

沒想到Joker原本抵在保鑣身上的槍猛然轉向自己的腦袋、他發出可怕的笑聲,這個動作讓謎語人顯得更慌張、因為他知道自己要是失去Joker這個籌碼,那今晚都沒得玩了、更何況對方可是個瘋子,他便開口:「好、好,我不殺蝙蝠,讓給你就是了。」

「哼!這還差不多……」Joker把槍移開來、就像剛才的一切舉動只是一個玩笑話,就在所有人鬆了一口氣時槍聲響起,被Joker捉住的保鑣腦袋開花、頭骨內的腦髓與鮮血全數噴在螢幕上,Joker聳了聳肩、把槍口冒出的煙霧吹散後關上保險收進口袋:「但他就沒那麼幸運了,你知道的、我無聊得要死,需要有人陪我玩,但我指的可不是這個噴的到處都是的死人、哈哈哈!」

Joker坐回電腦椅上,用手指捏掉噴到吸管上的一小塊白色腦髓,最後繼續喝著他的奶昔,謎語人這才轉向剩餘的保鑣命令道:「他要幹嘛就想辦法給他,記得不管做什麼、別讓他被抓走,我得去處理接下來的計畫了。」最後謎語人切斷通訊,留下了彌漫一股恐懼氣氛的保鑣們要獨自面對Joker

「老、老大,接下來你想做什麼呢?」其中一個保標發問,雖然很害怕但他也不敢惹Joker不愉快。

「這破地方有電視嗎?」保鑣愣住了,但Joker想了一下後抓起速食紙袋中的薯條來吃:「你知道嗎,我最愛的卡通要開始了。」

語畢,所有保鑣開始動身尋找有第四台的電視。

***

蝙蝠俠在救完倉庫內的人質以後,循著謎語人留下的線索來到了一座大樓前面、諷刺的是這棟大樓可是自己名下的其中之一,看來還沒新建完成就已經被人打劫下來了,對於這點他到時候得回去跟阿爾弗雷德談談相關事宜。

蝙蝠俠並不打算從正門入侵,所以他爬上了隔壁樓的屋頂後飛越擊破剛安好的玻璃窗、室內光源全是施工用的燈光,有些牆跟柱子甚至還是水泥的顏色沒有整頓好。

「沒想到你這麼快就來了蝙蝠,我還以為是飛來的鴿子撞破窗戶呢。」謎語人的聲音順著大樓內已經建好的廣播傳出,一批拿著衝鋒槍的大漢也從施工用電梯走出來,這讓蝙蝠俠趕緊閃進黑暗處躲好,謎語人的聲音繼續說道:「我沒有雙腳,但是還能走路、我沒有嘴巴,但是還能發出聲音、我一下達命令,所有人都得聽我的,我是誰?」

「他在那裡!」其中一人發現了蝙蝠俠,隨即槍戰便打了起來、火光在黑暗中四處亮起。

蝙蝠俠扔下了一顆煙霧彈幫助自己拖延時間到高處,他在沒有被發現的情況下利用標槍爬到了樑上,底下的人還在四處尋找他、蝙蝠俠耐心的等待,終於逮到一個落單的敵人在自己下方,他從樑上跳下直接用雙腳擊暈了一個敵人、慘叫聲都來不及發出。

頭盔的視線切換成熱感應,距離他最近的敵人就在右手邊、他用近身搏擊拉開了步槍,槍口朝著地板掃射、他一秒之內就用拳頭將人打暈在地,其他敵人聞聲而來、竟然看不清視野就開始胡亂掃射,幾發子彈還打在自己人身上,為了避免造成更多的傷亡,蝙蝠俠先是蹲低了身段、幸好今天這套護甲是防彈的,他利用標槍纏住了距離最近敵人的雙腳、並且將他拉倒在地最後一拳打暈,碰到中彈躺在地上的則是省略了前面的過程,直接打昏。

沒過多久,終於將最後一個敵人吊到樑上去綁好的同時,謎語人的聲音響起,他顯得不耐煩:「答案是什麼呢、蝙蝠?」

「……時鐘。」蝙蝠俠有點不耐煩了,從廣播器判斷謎語人應該就在上方的廣播室裡、而廣播室距離自己的樓層只差五層,當他正想要從逃生梯往上爬時、整個大樓傳出了劇烈晃動,蝙蝠俠趕緊用斗篷遮住自己、樓上似乎被安上了炸藥,往上的通道都被炸碎的水泥堵住了。

「答對了、比起那群被你打敗的白癡們,你真的是比較聰明呢、告訴我,你真沒有作弊嗎?」謎語人的聲音顯得愉快,他似乎很享受與蝙蝠俠智力上的對決。

最後蝙蝠俠決定靠著施工電梯往上爬,他放著謎語人自己炫耀自己有多麼聰明之類的廢話,他可沒有閒情逸致聽這些、對方不斷的在考驗自己的耐性,上方傳出墜落的聲音,他反射性貼著一旁的鋼筋更近,正好躲過了從上方墜毀的電梯。

看來對方為了阻止他前進也是費勁了心思、又或者說這整場鬧劇都在拖延他的時間?

等到蝙蝠俠爬上有著廣播室的樓層以後,他發現整個空間都被謎語人改成有無數時鐘掛在牆上的空間、每個時鐘都指向不同的時間,蝙蝠俠皺了皺眉頭:「你到底想要什麼。」

「噢、別犯傻了蝙蝠俠,你可是世界上最聰明的偵探呢。」謎語人的聲音再度透過廣播器回應:「我只是想證明我比你甚至你們任何人都還要聰明、當然,街上的不過就是小小的娛樂罷了、來點謎語讓腦袋動一動傷無大雅,如果那些戈譚市民能夠放聰明點的話。」

「只是為了證明這點而去傷害戈譚的無辜市民,你管這叫娛樂?」蝙蝠俠皺眉,他感受到謎語人的自大感。

「當然,反倒是你應該感謝我。」謎語人笑道:「我可是替你的城市淘汰掉那些無知、愚蠢、又無能的人,所以我相信有人如果夠聰明、還是能存活下來的,例如你。」

「那麼就不閒話家常了,我們來玩點不一樣的。」謎語人按下了某個按鈕,所有的時鐘開始轉動、原本進來的地方被某種機關封死形成密室:「人要獲得什麼東西,他就會變大?」

「而且位子上,還少了一個人。」謎語人留下奇怪的字謎後,四周的牆壁開始往內壓縮。

該死,想啊布魯斯!

蝙蝠俠在心中自我催促,牆壁壓縮的速度很快、他預計自己被這面牆壓扁的時間不到二十秒,等等、時間?

蝙蝠俠趕緊看了看牆上的一堆轉動的時鐘,在想想謎語人的題目、跟前面一樣都是字謎,首先、人要有一才會變大,所以答案是一、蝙蝠俠開始尋找牆面上指針有指到一的時鐘、再來,位子上少一個人,一樣也是字謎、把人去掉就變成了立,這是在提示方向、答案是一點。

蝙蝠俠馬上鎖定只有一個指向一點整的時鐘,直接拿起蝙蝠標插入並且破壞掉、幾乎快要頂到臉的牆壁才停止下來。

這時謎語人才見情況不對趕緊從廣播室逃出來,蝙蝠俠才見到他的樣子、他是一個穿著綠色筆挺西裝的男人,頭上還戴了頂小圓帽、臉上的面罩與自己一樣是在掩飾真面目,手上還拿著問號標誌的權杖。

蝙蝠俠當然不給他跑的機會、他用蝙蝠標槍勾住謎語人的腳將他絆倒,謎語人回過身射出藏在袖子裡自製的武器、一個帶電的投射物,蝙蝠俠靈敏閃過差點被電到、但他沒有閃過迎面而來的重擊,對方竟然用權杖在反擊他。

像是觸動到某種憤怒機關一樣,蝙蝠俠低吼了一聲直接朝謎語人的臉上打一拳、接著第二拳,他朝著謎語人低吼:「你知道你放了什麼樣的人出來嗎、他在哪裡!」

「等等,我投降、我投降,好嗎?!」謎語人的身體並沒有特別結實、基本上他挨了蝙蝠俠的第一拳就差點要不行了,兩上掛著兩條鼻血。

蝙蝠俠將他整個人拎起來,並且把他掛到樓層外面、夜風吹的謎語人搖搖欲墜,蝙蝠俠扔然揪著他的衣服:「我不會再問一次,他在哪裡?」

「你真是瘋了、你知道嗎,該死的瘋子!」謎語人死死的捉住蝙蝠俠的手深怕自己墜樓下去:「我說、我說就是了,快把我拉進去、你這蠢蛋!」

見蝙蝠俠依然揪著自己的衣服不為所動,他只好開口:「我把他安置在東區的倉……」

謎語人話還沒說完,距離他們不遠處的哥譚大橋發生爆炸,兩人一起看著爆炸處、耳邊傳來阿爾弗雷德的消息,說Joker在橋附近現身了,謎語人看了看遠處冒出大火的煙霧:「現在我知道就算斷了腿也不能阻止他出來開派對是吧?」

蝙蝠俠一拳打暈謎語人,將他的雙手與雙腳都靠上鐐銬、最後交給下方趕來支援的警察,便動身前往爆炸地點。

Joker正坐在箱型車的副駕駛座上用衝鋒槍掃射、逼的開車的市民通通擠到已經因爆炸而斷一半的大橋上,畫著小丑彩妝的手下開著大卡車直接把道路封閉起來不讓任何人逃走。

蝙蝠俠站在附近的高樓大廈觀察,Joker似乎把原本屬於謎語人的手下拉攏到自己這邊來了,搞這麼大動靜無非是想引起自己的注意、不過他這麼明目張膽的出現在這肯定在搞什麼鬼。

Joker拿著搶來的警用擴音器喊道:「我知道你在這裡Bats,我遠遠的就看見你拍著翅膀趕過來的模樣了,怎麼樣、跟不知道自己是誰的蠢蛋玩好玩嗎?」翠綠的眼睛靈活的看向四周尋找,他知道那隻嚙齒動物飛來了、只是不知道他人在哪裡。

「聽著,我在城市的四周都擺滿了禮物、就是你熟悉的那種,可愛的紫色盒子繫著綠色蝴蝶結的禮物。」Joker繼續說道,然後亮出他手上的按鈕裝置:「要是我發現派對人數開始減少了,你知道的Batsy、你知道會發生什麼。」

「所以,我應該請派對主角出來嗎、噢,我保證我不會太心急著想拆禮物。」笑聲伴隨著擴音器尖銳的雜訊,Joker在威脅自己,也在威脅包圍在外頭的警察,蝙蝠俠皺緊眉頭、基本上自己只要試圖去幫助別人、不管怎麼樣,被那個神經病發現的話肯定會按下按鈕,而對方現在要的只是他。

蝙蝠俠從高樓上滑行下去,封鎖現外面的警察抬頭仰望、周圍的敵人看見他也頗為緊張、但Joker絲毫不意外,他張開了沒受傷的手、上頭的拇指扔然底著按鈕處,他哈哈大笑:「噢、親愛的,你能來赴約我好高興喔!」

「你想要什麼?」蝙蝠俠站在Joker面前,彼此的視線對視:「你想要我,我現在就在這。」

「說的也是,距離我們上次約會也不過三、四天前的事情。」Joker露齒而笑,翠綠而閃亮的眼珠子盯著蝙蝠俠瞧:「別說我了寶貝,倒是你、你想要我做什麼呢?」

「放那些無辜的市民走,現在。」蝙蝠俠繼續和Joker拖時間,他正用頭罩內的遙控呼叫蝙蝠機過來支援:「之後隨便你要幹嘛都行,我陪你、就你跟我兩個。」

「噢、真的嗎?」Joker露出浮誇的表情表示自己不敢置信:「好吧,既然你那麼想要那些路人甲投奔自由……」

當蝙蝠俠意識到Joker做了什麼已經來不及反應了,Joker按下了按鈕、大橋最後沒有斷裂的部分開始爆炸,整座橋往下面的大海傾斜、上方的人質來不及逃離便緊抓著橋邊的欄杆或是鋼筋以免自己提早摔下去。

Joker發出邪惡的笑聲抓住旁邊的手下把他推給蝙蝠俠,之後其他人一擁而上場面頓時一片混亂。

「發射鏢槍!」蝙蝠俠一面迎戰一面大喊,趕來支援的蝙蝠機就在坍塌的大橋上方、它經過阿爾弗雷德的遙控發射特製的鋼索固定坍塌的部分,好讓上方的人質爬上去安全處逃走。




































蝙蝠俠替警察突破的大量防線好讓他們也加入戰局,在吉姆。戈登的指揮下順利逮捕了那些罪犯,以及保障了人質的安全,在Joker逃跑後、蝙蝠俠往同樣的方向追捕,一對方那種傷勢不可能跑遠的,果然在幾條街的距離他看到被兩個員警包圍的Joker

其中一個警察看起來情緒不太穩定,臉冒著汗、他提著槍對著已經退到邊緣的Joker,而他的身後就是大海,蝙蝠俠靠過去:「接下來交給我,我會處理。」

「真的?你可處理的真好Bats,說好的兩人獨處呢?」Joker扔然笑著,他的視線越過了蝙蝠俠身後的那名警察:「你看起來很緊張,怎麼了、該不會我正好捉了你認識的人吧?」

「我的老婆孩子就在那座橋上、你這該死的……」那名警察回應、他把配槍上了膛,身旁的夥伴想攔住他卻被推開。

「冷靜、警官,不要被他影響了你。」蝙蝠俠伸出手制止,而自己卻阻止不了Joker的嘴。

BatsyBatsyBatsy,你怎麼不好心一點快帶這個沒有膽子的警官去大海撈撈看,說不定能撈到些冰冷的寶物上來呢?」Joker張嘴發出大笑、纖細的手指指著警察:「我賭你看見以後會很開心的。」

「閉嘴!」警察私心裂肺的大喊,拿著槍的手在發抖、但不見Joker停止他的挑釁:「我叫你閉嘴!!!」

「警官!」蝙蝠俠打算轉身搶槍的同時對方的子彈已經射出了,一聲槍響後子彈越過自己的臉邊、直接打穿了Joker的腹部,對方琅倉後退幾步撞到護欄,最後翻身墜落下去。

「不!」蝙蝠俠幾乎沒有思考的餘地,他跟著Joker墜落的地方跳下去跟著沉入海底。

心底有個有個聲音像野獸一般喊叫著,他不能讓對方死去。

蝙蝠俠奮力的往下游去,他可以看見Joker已經失去意識隨著手與腳石膏的重量往下沉、腹部不斷的流出深色血液,很快他到達對方的身邊捉住他、緊緊的攬在自己懷裡,最後往上游。

他先把Joker推出水面,讓對方以仰頭的姿勢靠著自己、蝙蝠俠把人帶著游到岸邊,他先是把Joker染血的衣物扯開露出蒼白的身體,用備在身上特製的止血噴劑噴到槍傷處,這奏效了、至少不再冒出鮮血,但他的雙眼緊閉而且沒有自主呼吸。

「別死,Joker。」蝙蝠俠把Joker的頭稍微往後仰、並且把他的嘴撬開,他沒有時間猶豫、於是往對方的嘴開始吹氣,然後按壓Joker瘦弱的胸膛。

這個動作大概持續交換著做快要一分多鐘,Joker才有了吐出海水的反應、他猛著咳嗽然後小口呼吸,最後慢慢張開那雙綠眼、蝙蝠俠扶著對方的上半身讓他靠著自己,Joker茫然的看著蝙蝠俠最後聚焦在對方的臉上:「……我、我們,你……等等、我們是不是接吻啦?」

Joker盯著蝙蝠俠露出的下半張臉,他的嘴被自己嘴上的口紅糊的到處都是非常明顯、蝙蝠俠幾乎無言的回應:「你沒呼吸了,而且這叫CPR、不是接吻。」

「哈……你就是不讓我去死對吧?」綠色的髮絲因為海水全部垂了下來,Joker站不起來,身體的失溫令他發抖、他看蝙蝠俠沒有抗拒自己繼續靠在他身上的反應,便繼續理所當然的窩著、反正他也沒力了:「承認吧,你需要我、你不能沒有我。」

「……或許吧。」蝙蝠俠回應,他看著Joker真心驚訝的眼神、這大概是目前他所看過最真誠的表情了、腦袋裡甚至一閃而過一個想法,對方究竟還有沒有殘留那麼一點該有的人性。

當然他也注意到Joker冷的發抖、雖然對於眼前這個瘋子所傷害的無數生命而感到發自內心的贈恨,令他恨不得乾脆在把對方扔回海裡等死算了,但他可不是個怪物、他是人,他有道德底線、而Joker呢?他不過是個喪心病狂的瘋子罷了,沒必要為了一個神經病髒了自己的雙手。

蝙蝠俠把披風卸了下來披在Joker身上包好,至少這樣也不會讓對方被海風吹的冷的要死,最後讓他靠在岩壁旁邊待著、蝙蝠俠確信這傢伙暫時哪裡也跑不了了,但Joker腹部的槍傷很難搞定、手跟腳的石膏大概也要重新補上了,甚至也可以肯定對方骨折的部分大概又斷了一次。

蝙蝠俠慎重思考了一下,要不要把對方關到自己在城市所建造的其中一處蝙蝠洞裡看著、至少等他身上的傷好了以後再送回去阿卡漢,對方突破的了阿卡漢的防線,但絕對突破不了自己的蝙蝠科技。

「至少,以約會來講這次還不算太糟對吧、哈哈哈!」Joker看著蝙蝠俠背對自己不知道在想什麼的時候,他看著不遠處被自己炸斷的大橋感到欣慰、估計修好也要花上半年,他很滿意這次的破壞。

「……你想知道更糟的嗎?」蝙蝠俠突然轉過身逼近Joker,他從腰袋中掏出了某個注射劑。

「等等、你幹嘛,噫、走開,離我遠點……!!!」Joker一時摸不清蝙蝠俠想幹嘛,對方在月色的背光下在Joker的視線裡像極了一隻大蝙蝠怪物、在幾次放聲尖叫之後翠綠的眼睛映著蝙蝠俠的倒影,然後緩緩閉上。

蝙蝠俠在壓著Joker把注射劑裡的鎮靜劑全都打入對方體內後,預計藥量與對方新陳代謝的速度來看、足夠時間讓他打理好對方的傷勢。

在確認對方真的陷入昏迷以後蝙蝠俠呼叫了阿爾弗雷德:「阿爾弗雷德,我要使用哥譚碼頭的十四號倉庫。」

「但布魯斯老爺,那裡我還沒有替您打理好呢、至少有基本的設備、您不是說暫時沒有要運行嗎,發生什麼事了?」阿爾弗雷德的聲音回應,接到指令後傳來收拾東西的聲音。

「待會再解釋,我們在那碰面。」蝙蝠俠關掉通訊,蝙蝠機此時盤旋在上方、蝙蝠俠扛起了Joker後,利用蝙蝠標槍將自己與對方拉往空中。

***

等蝙蝠俠到達十四號倉庫的同時,就已經看見阿爾弗雷德站在入口處等他、他把Joker扛下噴射機,阿爾弗雷德看著自家老爺的下半張臉欲言又止,過段時間才說道:「除非您跟我說臉上的痕跡是跟哪位幸運女士的約會,否則我不會多問的。」

「那你還是別問了,阿爾弗雷德。」蝙蝠俠緊皺著眉頭看著老者。

「老爺,您確定要帶這個瘋子進蝙蝠洞裡嗎、如果您有興趣聽我個人意願,我是很反對的。」雖然這麼說但阿爾弗雷德還是打開了十四號倉庫的門,裡頭存放了掩飾用的破舊家具,然後與蝙蝠俠一起站到第二根柱子的前面。

「他受傷了,阿爾弗雷德、這次是我的責任。」蝙蝠俠平淡回應、他再次確認Joker真的睡死在自己的肩膀上後,把手套脫掉、用手掌按著柱子的某處一個位置。

緊接著掃描生物的光發出覆蓋在自己的手上,確認來者後、他們腳底下的地板開始緩緩下降,兩人進入了隱藏在地底的蝙蝠洞、那是一個寬敞的空間,在兩人到來的同時整個室內亮了起來,有點像是一個大型車庫的概念、從蝙蝠電腦到蝙蝠車的擺放基本俱全,甚至有些備用的武器被掛在牆上、還有一個獨立空間是預計設置來審訊犯人用的,另外也有位置讓蝙蝠俠簡單處理生活起居。

「沒有任何人是您的責任,老爺、更不用提這個瘋子,你大可以把他扔給戈登先生處理的。」阿爾弗雷德回應,但他還是準備了治療要用的手術檯與藥物。

蝙蝠俠沒有回應,他只是把昏迷的Joker放在檯子上讓阿爾弗雷德去處理,而自己到審訊犯人的空間去整理床位與一切生活所需,那個空間裡就只有一張床以及獨立的簡單衛浴設備與廁所,除此之外就沒有其他東西了。

這個空間相當特別,它沒有牆壁,蝙蝠俠用電腦打開了幾個按鈕之後、空間便揚起了四道特殊的隔離牆,肉眼去看是藍色的,蝙蝠俠用自己的裝備去測試、那個特殊的牆會掃描觸碰者,如果是電腦認可的人、會直接穿越過去,如果是非認可者或是致命性武器碰到則會被彈開,最後會被牆壁釋放的電流電的哇哇叫。

由於這個蝙蝠洞有集中好幾年的太陽能,所以是自主供電的狀態、不用擔心停電後犯人逃跑的可能。

蝙蝠俠又想到了對方還打著石膏、便從衣櫃裡拿出自己買回來卻沒穿過的寬鬆灰色運動褲以及附彈性藍色T恤,還有一條灰色四角褲,最後將它們放在床位上。

轉身過去幫忙阿爾弗雷德退去Joker的衣物重新打石膏的同時,阿爾弗雷德已經縫好了他的傷口,子彈沒有留在裡面所以身體有兩個口子,老者說道:「這麼做有風險,他有好幾次逃離經驗、要是他發現您的真實身分……」

「我了解他,阿爾弗雷德、他不會發現,而且也不想發現,因為那會壞了他的樂趣、只要他傷好了,我保證會送他回阿卡漢。」蝙蝠俠回應,與阿爾弗雷德一起弄好之後、他讓老者用電腦關掉其中一道牆,最後將全身赤裸又呼呼大睡的Joker放到床上,自己出來以後便接手設定電腦,讓空間重新成為密室,並且開起反射功能、從裡面是看不到也聽不到外面狀況的。

「另外,我在這裡的話、會稱呼你便士。」蝙蝠俠操作著電腦,將牆壁上的武器以及備用蝙蝠車隱藏到暗門裡,整個空間頓時更是寬敞了、只剩下這台蝙蝠電腦,自己所需要的起居設備,以及關著Joker的空間:「我需要的時候再通知你、禁量避免在這碰面。」

「好吧,既然您跟我保證……那現在該用您的晚餐了,我去幫您送過來、另外,那位的貼身衣物?」阿爾弗雷德看了看牢房裡的Joker

「送洗乾淨再送來,我替他保管。」蝙蝠俠回應後,他看著阿爾弗雷德領了領首後離去。

半小時後,布魯斯已經脫去蝙蝠俠的裝備、也把自己清洗乾淨了,至少臉上沒有再留著那些糊到嘴的口紅,他用鏡子照了照自己檢視、臉非常乾淨,在檢視的過程手指摸到了嘴唇部位、他想起了在幫JokerCPR時的觸感,意外的比想像中還要柔軟……

該死,他在想什麼、難道也跟著瘋了嗎?

為了轉移注意力,他穿著簡便的乾淨衣物坐在蝙蝠電腦前一邊吃著熱好的晚餐,一邊持續關注警方把城市處理的怎麼樣了。

猛然的他感受到了一股視線感,他面向Joker的牢房發現對方已經不知何時坐起,身體還赤裸著、而且還面向自己這裡,布魯斯嘴巴含著晚餐幾乎僵直身體不敢動、看了看電腦的設定,所以他才起身測試一下、他扔然面向電腦的方向不動,對方確實是看不到自己的,而他巧合的盯在那、大概是在發呆,而從電腦這裡、他可以聽到囚室內的一切聲音。

或許是累了,Joker又躺回了床上去閉上眼睛,他將沒受傷的手臂蓋在臉上、過了幾分鐘,他虛弱的問道:「Batsy,你在嗎?」

布魯斯用電腦設定過的麥克風回應,發出了蝙蝠俠平常的語調:「我在。」

「原來這就是你所謂的更糟嗎,我們接吻、然後把人家脫光光最後關起來、我都不知道你有這種興趣,噢、或許我錯了,你本來就愛這種刺激不是嗎?」Joker因為藥效的關係無力的笑了幾聲:「啊、真疼……」

「別誤會,我只照顧你直到你好了、我就送你回阿卡漢,到時候我會幫忙加強設備,你就別想再跑出來了。」布魯斯繼續回應,他把晚餐吞了下去:「衣物也在床上、有力氣的時候自己穿,疼的話就別笑了、趕緊睡覺。」

「親愛的,你真不貼心。」Joker嘟囔了幾聲後說道:「你知道,我不是不喜歡痛楚、但我只愛你留給我的禮物,這是別人送的、我不希望它留疤。」之後便沒有繼續說話,只聽見進入睡眠的沉穩呼吸。

Joker不再廢話繼續睡覺以後,布魯斯才閒置電腦、自己也爬上旁邊的床補眠,折騰一整個晚上自己也很累了,他決定推掉早上跟名模的約會,一覺到自然醒。

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他隱約的聽到一點呻吟的聲音、睜開藍色的雙眼,視線模糊了一下下之後便看了看床頭的電子時鐘,上午十一點、自己大概睡了五個小時多。

他爬起身抓了抓黑色的後腦杓,這次呻吟的聲音更清楚了、令他好奇看過去Joker牢房那邊在搞什麼鬼,後來發現是對方似乎正在想辦法穿褲子結果重心不穩跌倒了爬不起來、除了痛的要死之外還露出半個屁股,也不知道他躺在那多久了。

布魯斯沒想那麼多,他抓了放置在電腦桌上的蝙蝠俠頭盔戴上來隱藏自己的面容以後、直接穿過牢房把倒在地上的Joker扶回去床上,順便拉好對他來講有點過於寬鬆的褲子、或許也是因為對方太瘦的關係吧。

「唔嗯……早安啊,Bats、天哪,你身材比我想像中的還要好、告訴我你不是戴著蝙蝠腦袋睡覺的對吧,就像我說的、你現在很像沒有頭的神秘女士雕像,現在我只要拿個開罐器撬開你的蝙蝠腦袋就可以發現驚喜,而且……嘿!這是我上次留下來的疤痕嗎?你把它留下來了,我好開心!」Joker沒有碰布魯斯的頭盔,反倒是趁機伸出手摸了摸布魯斯的肩膀,上頭有一道刀傷:「真是懷念……」

「你再不把手收回去,我就讓你這隻手也跟著斷。」布魯斯因為戴著頭盔所以是以往的蝙蝠俠語調回應,他讓Joker躺回去、發現對方腹部的槍傷又開始流血了:「你的傷又裂了,躺好。」

Joker躺著看布魯斯穿過牢房,然後又穿回來、手上拿著醫療箱,幫自己拆開繃帶後拿出勾針和肉線重新縫合裂開的部分,他說:「比起原本縫的地方來講,你縫的真遭。」

「你知道嗎,你不是第一個這麼說的人、但不要以為我不會揍你。」布魯斯一邊縫合一邊回應,看著Joker痛的冒汗後動作輕柔了許多,隔著蝙蝠頭盔看了眼Joker:「餓了嗎?」

「哈、光疼痛就飽了。」Joker笑了一聲,他看著替他包紮的布魯斯感到有點不習慣,開玩笑道:「你知道我躺在那多久了嗎,你真會睡啊、Batsy。」

「我沒有興趣知道,待著。」布魯斯站起身拿著醫療箱離開,離去之前他停頓一下說道:「還有,最好別碰牆壁。」

果然沒幾分鐘,在外面冰箱找吃的布魯斯就聽到電流的聲音跟Joker撞擊在地上的哀嚎,布魯斯偷偷哼笑了一下,這麼多年了、對方的好奇心依然旺盛,也依然沒有聽進去自己的任何一個字、所以被這麼電一下也是自找的,反正也要不了他的命,至少他明白自己沒有在唬爛任何認真的事情。

「感覺怎麼樣?」布魯斯給自己套上簡便的衣物,雖然完全與蝙蝠俠的頭盔不搭嘎,但還是湊合著穿了一下,再次出現在牢房裡時他拿著裝有餐包和馬鈴薯沙拉的紙盤子、餐包可以沾著沙拉吃所以不需要餐具這種東西,即使對方傷痕累累、但布魯斯相信就算Joker握著的是一把塑膠湯匙,他也能夠殺人:「起來,別裝死、這點電流殺不死人的。」

「我為你做這麼多事情,結果你還是不愛我對嗎、看來我下次要表達得更強烈一點。」Joker從地上坐起來甩了甩沒受傷的手,看來他剛剛的確是用手碰了一下做實驗。

布魯斯沒有繼續和Joker閒扯,他把裝著食物的紙盤遞給對方:「拿著,你需要吃點東西。」

「你該不會要花整天陪在我身上吧,真開心、但我比較樂意去外頭玩耍。」Joker接過餐盤沒有猶豫就開始吃了,完全不擔心蝙蝠俠會不會給他下藥。

「有必要的話我會的。」布魯斯回應。

「不可能,那晚上怎麼辦、你寶貝的城市可是等著你巡邏呢。」Joker笑了笑,然後舔掉沾在嘴唇上的沙拉:「然後我會趁機逃跑,再找個場地與你一起跳舞、在午夜以前我會落下一隻鞋等著你找我,嘻嘻、我就愛你這樣。」

「是啊,但如果你跑了、我就不能把東西還給你了。」布魯斯落下這句話,轉身準備離去、但這成功引起了對方高度注意。

「落下?落下什麼東西?」Joker突然覺得不太高興,因為他正好猜不透蝙蝠俠在說什麼、而且對方也不回應他反而更生氣,這已經脫離他的控制感了:「Bats!嘿!」


布魯斯決定不理他脫離牢房,只聽見電腦傳來Joker陣陣憤怒和摔餐盤的尖叫聲。

<完。待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